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市场

清华北大高考状元暑假打工被骗夜宿街头

2018-05-16 07:26:00

清华北大高考状元暑假打工被骗夜宿街头

这就是高考状元与北京梦托教育咨询公司签订的赴湖北黄石市的讲课合同。本报成江/摄影

■深度提示

来自清华、北大、北师大的5名高考状元在暑假兼职中大呼长见识了。

他们诉说自己夜宿街头的惨痛遭遇,以及对雇主的愤怒。

巧合的是,雇主也是一名高考状元。

这个夏天,在这些高考状元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高考状元发帖自述打工受骗经历

8月9日,北京。中午时分,在清华大学最具人气的络社区新水木BBS里,出现了一个题为《我在黄石带班的痛苦经历》的帖子,记述了发帖人一位就读于清华大学的高考状元打工受骗的经历。

短短几个小时内,该帖子的点击量迅速攀升,在清华大学络社区引起一片大哗。

令人不解的是,该帖子几个小时后被撤掉,被另一篇题为《我在黄石完全是一场误会》的新帖子取而代之,但此帖却没有正文。

这一变动招致的猜测和议论纷至沓来。

9日夜间11时左右,北京大学未名BBS上,又出现了一篇长达4000多字的《黄石带班遇险受骗记》,记述了北大、清华、北师大三所著名高校的5名大学生状元打工被骗的经历。该帖很快被水木社区转载,一时间,在两大著名高等学府的络社区里,充斥着同情、愤怒、谴责的声音

先后三个帖子有怎样的联系?故事的原委究竟是什么

清华北大高考状元暑假打工被骗夜宿街头

神秘发帖人原是北大本科生

调查发现,上述三个帖子的作者不是同一个人。三个帖子所反映的情况,却是惊人的相似。种种迹象显示,《黄石带班遇险受骗记》并非无中生有。

8月16日上午,一度被视为神秘发帖人之一的向东(化名),从望京赶到本报,他希望将自己的遭遇,告诉学弟、学妹,及其他暑假兼职的同学们

身材清瘦的向东今年23岁。4年前,他以河南省某市高考文科状元的殊荣,走进北京大学考古系。4年后的今天,本科毕业的他被保送至另一所大学读研究生。

然而,对于向东来说,走出校园的这个夏天,既有喜悦,又有悲伤。

事情要从今年7月说起。

高考状元暑假应聘赴黄石讲课

7月中旬,向东进入清华大学水木社区,看到一则招聘帖,招聘方为北大人家教中心。

该家教中心称,他们招高考状元赴湖北省黄石市为中学生讲课。每天授课5小时,薪酬为200元一天

闲着也是闲着。家境并不宽裕的向东说,这种兼职少见且难得。第二天,向东按照帖子上公布的地址,来到苏州街33号楼906室,参加北大人家教中心的面试。向东发现,参加面试的同学,分别来自北大、清华、北师大。那天同时有3个人一起面试,最后都被录用了。这3个人是:教英语的成辉同学(化名),教数学的陈同学,还有教文综(文科综合)的我。

合同约定每人薪酬4500元

7月17日,向东接到家教中心的:下午签合同。

再次来到苏州街33号楼906室,向东见到了曾和他一起参加面试的学弟、北大电子系的成辉。成辉是陕西省某市2002年的高考理科状元。两人翻看了合同,对部分条款感到满意。按照合同规定,乙方(受聘学生)只负责讲课,其余的诸如宣传、招生、工作组织等一概由甲方(北京梦托教育咨询公司北大人家教服务部)负责。

教学过程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为期5天的讲座,其中前3天无薪酬,后两天每场薪酬150元;第二部分是为期7天的初中班教学,每天薪酬200元;第三部分是为期14天的高中班教学,每天薪酬200元。三部分薪酬共计4500元。

家教中心老板也是北大校友

合同还规定:如果乙方(应聘者)教学质量出现问题,甲方(家教中心)最多扣除乙方不超过15%的薪水。食宿方面,甲方负责每天的三餐,住处是2人间的空调房

当然,两人也有不满意的地方。广告中讲的每天讲课5小时,在合同中则变成了每天讲课8小铜排销售
时。向东说,我当时就提出质疑,但对方解释说,这是老板的要求,我们到黄石后,可以跟他商量老板景艺亮也是北大毕业的,也是状元,不会坑害我们的。

当时,由于担心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又基于老板是北大校友,向东和成辉最终签下了这份合同,并拿到了7月20日晚北京西站开往武昌的火车票。

电子产品镀锡

状元讲座一度引发轰动

7月20日晚,带着一点点兴奋,向东与成辉一道,坐上了开往武汉的火车。

次日上午抵达武昌火车站,一辆小型客车前来接站。

这是向东第一次见到老板、他们的校友景艺亮。他个头不高,跟我差不多瘦,一副学生相。向东回忆说,和景艺亮同行的,还有他的姐姐景艺星,自称景姐姐。

小型客车直接开到位于黄石市大智路附近的住处。出现在向东眼前的是一处双人标准间、有空调的民居。

临近中午,北大社会学系的陈松(化名)、清华大学的孙姓同学先后到达。21日上午,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的白姓同学也赶到目的地。

5名高考状元(四男一女)到达黄石,受到当地媒体的关注。黄石的《东楚晚报》此前曾刊发报道称:(7月)22日至26日,黄石2002年高考理科状元景艺亮将率来自北大、清华的5位状元及著名的心理学专家,为黄石的家长和学子们免费献上6场倾情关注孩子成长的爱心教育大餐。

4年前考入北京大学的景艺亮接受《东楚晚报》采访时说:此次回黄石进行讲座的宗旨,是将前沿的教育理念等内容带入黄石,为家乡的同学和家长造福。

高考状元的到来,在当地一度引发轰动。向东回忆说:前5场讲座在湖北师范学院可容纳千人的阶梯教室举行,其中第一场来了七八百人,之后每场人数都在二三百人。

7月22日下午的讲座,我主要讲了自己的求学经历和体会。没想到,一上讲台会那么辛苦,偌大的教室里只有4台壁式电风扇。在不低于37摄氏度的室温下,我们汗流浃背,衣服干了之后都是白色的盐渍,感觉像军训。

削减工资招致5名状元抗议

然而,同6场免费讲座的盛况相比,收费的课程招生并不那么乐观。梦托公司原定于7月27日开课的打算,因招生情况不好,被延期至8月1日。

讲座还没结束,公司就透露要降雇员工资。我们先后三次提出商谈的请求,景艺亮姐弟每次都答应,但每次都爽约。向东说。

30日下午,景艺亮来到我们住处。我们问到招生情况怎么样,他说招到了四五十个(学生),又说第一次举办这类活动,能招到这么多人已算不错了。接着就谈到了薪酬。他说从招生情况来看,肯定不能照合同发工资,而是会在保证公司不赔本的情况下,重新拟定工资。据向东介绍,景走后,我们几个人讨论该怎么应对降薪要求。最后,大家一致决定:共进退,绝不轻易妥协,更不能单独媾和。

协商未果半夜解雇大学生

7月31日晚,5名同学再次约见景艺亮和景姐姐。

景姐姐对我们说,打算给每人1000元报酬。听到这话,我们5个人都惊呆了从4500元到1000元,这落差实在太大。我们说减少我们工资,等于把你们创业的风险和损失都摊到了我们身上。景姐姐就把报酬提到1500元,我们几个简单讨论之后决定,能接受的最低薪酬是3500元。

这时,景艺亮推门进来,他大声说这课不办了,让我们立即走人。他说:北大、清华的,又怎么样?老子也是北大的。说完摔门就走。

谈判从7月31日晚6点多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1点半。景艺亮只愿提供2500元薪酬,双方未能达成一致。发展到最后,景艺亮索性宣布,我们被解雇了!

状元流落街头大呼长见识

我们几个非常气愤。但也没有办法,便商量先睡一觉,天亮去买火车票。不料刚躺下没多久,景艺亮姐弟俩带着三男一女冲了进来。他们逼迫我们搬出去。成辉当时坐在床边怄气,不肯动。我对他说,算了,这里到底是人家的地盘,他们把咱们打一顿,或者杀了,我们也没办法。

回忆这段经历,向东显得很激动:我们能怎么办呢?我们只得把东西收拾收拾,把钥匙给了景姐姐,离开了住处,我们流落在黄石街头,到一个广场睡了一宿。夜间又闷又热,真是太凄凉了。

他在帖子中这样写道:2006年8月1日凌晨3点半,如果你恰好走在黄石市的湖滨大道上,你会看到6个人带着行李(其中1个是陈松的女友),在路上大呼长见识了8月1日下午,这几名同学曾到《楚天都市报鄂东版》求助,该报刘晓鸿采访了他们。次日,他们自己买火车票返回北京。

清华大学孙姓同学后来对说,7天时间里,他们做了6场讲座,最后分文未取。不仅如此,他们还自己掏了回北京的路费。

这真是一次教训。他说。

8月1日、黄石、闷热的天气这些关键词构成了5位打工状元难以抹去的记忆。向东说,8月1日那一天,他们只盼着早一天回到北京,回到学校。

而8月1日,千里之外的北京,则在傍晚时分下起了暴雨。当天夜里12点前后,清华大学一年级学生张威在北京西站,挤上了一列南下的火车。

他在这天下午,通过了北大人家教中心的面试,成为第二批赴黄石的讲师中的一员。张威不是高考状元,梦托公司方面承诺,给他的薪酬为1500元到1600元。

公司打让我迅速赶到黄石,由于没有买到去武汉的火车票,为了赶时间,我就上了开往江西九江的火车。没有座位,我就只能躺在地板上睡了一宿。张威说。

8月2日下午3点半,张威到达九江,之后转乘长途客车,傍晚到达黄石,与同来救场的陈同学住进了那套双人标准间、有空调的民居。

未签合同双方发生争吵

我见到景姐姐后,提出签合同。但她说第二天要开课,叫我先备课。之后几天里,我多次要求签合同都被景艺亮姐弟俩以各种理由回绝。张威回忆说。

第二批赴黄石的讲师只有两名,除张威外,还有一位陈姓同学。正是这两位讲师的到来,使得梦托的培训班在8月2日正式开班。

然而,一直到8月8日,双方的合同仍没有下落。为此,张威同景艺亮姐弟之间发生过多次争吵。一次是在8月7日。那天,我给两个理科班学生补了两小时数学。晚上,我和清华大学的陈姓同学,无意中看到《楚天都市报》,才知道有一批同学在我们之前就来过这里,后来被解雇了。我们感到很不安,于是当晚就告诉景艺亮,第二天上课前一定要签好合同,否则就不上课。景艺亮最终把合同拿了过来,双方做了一些修改。

8月8日中午发生了第二次争吵,我们两人要求签完合同再去吃饭。景艺亮说:你们实在太过分了,你们不知道我有多累,你们要道歉。我们也不甘示弱:不签合同,我们为啥要为你卖命?景回了一句:合同没有什么用,合同签了不履行,在中国又不是少见的事。这天,文科学生又要求补4小时的课。从下午5点开始,中间吃了点饭,然后一直讲到晚上9点。那天,我讲得嗓子都哑了。晚上11点多又谈起合同,不料景艺亮说,明天再签吧,打印的地方都关门了。

矛盾升级学生请辞未果

第三次争吵发生在8月9日中午,我收到景艺亮的短信:我告诉你,因为你第一天讲课讲得不好,我们损失了2500元,我可没追究你的。你不要说你没有,你如果这样说,那我为什么要给你工钱?看完短信天津墓地
,我非常气愤,我要走,不干了。收拾好东西,准备下楼往外走。当时还有几个学生在场,见老师要走,便打叫来了景艺亮。景艺亮在身后叫道:张威你给我记住,以后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之后,景姐姐等人又找到了张威。此时的张威同自己的班主任通了一次。班主任给张威的建议是:走不掉干脆就留下来吧,你一走他们这个摊子也不好收拾,虽然你走了算不上不负。但这样对你的学生也不好,毕竟你代表着清华的形象。

张威最终听从了班主任的建议。傍晚回到住处,景艺亮已将合同打印出来并且签了字。

接下来直到课程结束,双方再没发生过大的摩擦。约定好的薪酬分4次付款,虽然每次都拖延了1天,但都如数结清,分文不少。

对话老板

高考状元黄石行尴尬收场

今年7月,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学院的景艺亮,曾经是2002年湖北省黄石市高考理科状元。

据他的一些大学同学反映,景艺亮家境贫困,但他是一个非常自立的人。

大四上学期,景艺亮创办了梦托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并担任法人代表,后来又买下北大人家教,发展大学生兼职中介市场。公司成立大半年来,主要开展计时家教和签约家教等业务。

尽管同景艺亮发生过多次争吵,但在张威看来,景艺亮是一个直率的人,这一点令他印象深刻。他有一定的事业心,视野也挺广阔,谈到民工问题、富人经济学等等,我们都很有共同语言

而景艺亮则告诉本报,此次组办的高考状元黄石行也是第一次尝试,想不到竟如此尴尬地收场。

招生情况很差这才决定降薪

(以下简称记):合同约定支付每位大学生教员4500元薪酬,怎么一下子降到1000元?

景艺亮(以下简称景):招生情况很差,只招到40多人,租房子、借场地、吃喝各种成本加起来,给他们4500元肯定要亏本。后来谈到2500元,这帮学生还是不答应。

记:你是说,招生情况不好是因为他们讲得不好?

轿运物流

景:第一天讲座来了有一千多人,讲的过程中不断有人陆续离场。张威讲完第一天课,就有5个家长找我退课。第二天我和他商量改进了讲课方法,才比原先好一些。

记:据反映,初中班收费600元/人,高中班收费480元/人,那你最终结算时亏本了吗?

景:嗯收支大概相抵吧。

这些学生不能将心比心眼里只有钱

记:为什么直到要讲课前一天还没同第二批雇员签合同?

景:那几天实在是太忙了,主要是感情上的一些事,就没顾得上签。

记:第一批学生反映在谈判中你的态度一直很凶,还几次出言恐吓,甚至要动手打人?

景:我这人性格比较直,着急,当时我姐姐已流着眼泪求他们了,他们居然不为所动,有两人还笑,我差点儿就上去把他们揍一顿。可这些学生完全不为别人考虑,不能将心比心,眼里只有钱!我跟他们仔细算过账,招生人数少了,课时也减少了,还按照合同给钱,我得倒贴一万多,可他们有人还说我办这个公司赔也是应该的!

记:你对那些学生印象很不好?

景:这些学生素质太低了!我安排做饭的是我母亲单位的一个老同事,他对这些学生就很有意见。吃过饭连忙也不帮一下,后来的张威和小陈好一些。他们一点也不为别人考虑,就关心那些钱。走的那天,还跑到学校门口去找家长闹。不就是清华、北大毕业的吗,我还是北大毕业的呢。

以后不打算再办大学生兼职中介

记:据反映,你凌晨3点突然解除合同,那些学生被驱赶,又是怎么回事?

景:他们说不给那么多钱就不上课。马上就要开课了,我总不能还留着他们、养着他们吧。我也不是让他们整夜待在外面,他们是在凌晨5点才离开住处的。

记:当时你还带了一群人去,为什么啊?景:我是怕他们破坏屋里的东西,他们有五六个人,比我们人多。

记:张威离开住处时你还对他说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景:因为我当时太冲动了。我这人就好冲动。

记:你现在在水木和未名上都出了名,以后还准备怎么继续搞大学生兼职中介?

景:我现在才发现,让大学生去做讲座、带课,效果都不好,基本上是扛着北大、清华的牌子去挣钱。以后我也不打算再继续发展这个市场了。

记:要是你的学弟跟你打官司呢?

景:打就打吧,我这人还没吃过官司呢,倒想吃一次看看。我还没告他们给我造成的损失呢。 本报实习生邓江波 童光来/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